迟到的农村防疫:1个鄂西村医,44名武汉返乡人,来不及测的体温

迟到的农村防疫:1个鄂西村医,44名武汉返乡人,来不及测的体温

在武汉之外的湖北农村,1月23日,才是众多村民意识到疫情严重的“关键日”。在那天,武汉开始“封城”。 与突如其来的巨大防疫压力不相称的是,全村只有一名医生,村医无法每天找到这44个人,为他们检测体温。 当天晚上,有人在村微信群里询问村干部,“我们村有登记武汉来的人员吗?” 有人质疑为什么老人可以拿到口罩。医生解释:“年纪大了,容易得这个病(肺炎)。”

武汉“难忘今宵”:一个年味杂陈的除夕夜

武汉“难忘今宵”:一个年味杂陈的除夕夜

电视里《难忘今宵》奏乐响起的那一刻,走进一位女性顾客,买了一大捧百合、玫瑰。家里没摆鲜花,总是感觉缺点什么,“就算再难,也要把生活过好。”这位女顾客说。 打开手机视频,与妈妈同步切菜、架油锅、颠勺,一通忙活,做好了10道菜。吃饭也同步,镜头连线,十几名家庭成员,隔着屏幕举杯贺岁。 爸爸发热后,始终不能被确诊。除夕夜,爸爸在房间里自我隔离,母子两个人随便做了点饭菜,往年必备的多宝鱼没有了,腊鱼、腊鸭也没有了。 零点钟声敲响之前,解放军3支医疗队共450人抵达武汉,广东等省份的医疗队也开赴武汉,一时成为社交平台刷屏的消息,这些医疗支援队将迅速增强武汉抗击疫情的力量。

“我也建议轻症病人居家隔离”:对话传染病专家蒋荣猛   

“我也建议轻症病人居家隔离”:对话传染病专家蒋荣猛  

假如我感染了病毒,我就一个人待一个房间,饭菜让家人送到房间来。我自己戴口罩,和家人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,那和在医院隔离的效果是一样的。 我个人觉得不太可能通过眼结膜传染。如果一种传染病能通过结膜去传染,那是灾难性的,我们医务人员都会被感染。 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新的病原体,1月10日才公布,到现在才两个星期,这么短时间,你指望检测试剂大量研发和生产出来是强人所难的。 他(管轶)说感染规模是SARS的十倍。他在武汉待了多久?两天。我从(1月)9日来到武汉,已经待了半个月了,我都不敢说这个话。

疫袭黄冈:从确诊到住院,短缺不止武汉

疫袭黄冈:从确诊到住院,短缺不止武汉

“黄冈市19日晚间获得了第一批试剂盒,检测过程需要两天时间,试剂盒数量有限,第一批主要分给了主城区内定点医院。” 黄冈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的一名医生告诉江西十一选五_[官网首页]记者,他是2019年12月31日通过网传的武汉市卫健委文件得知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,2020年1月10日被告知黄冈出现疑似病例。 距武汉78公里的黄冈市与武汉联系紧密,高铁最快仅需要27分钟即可到达,百度地图提供的数据显示,武汉封城的前三天,黄冈均位居武汉出行目的地第二位,占比13%左右。

钟南山:守责才是最大的政治

钟南山:守责才是最大的政治

在疫情面前,如果权威真相持续缺席,人们就会相信流言。如果真相不能有效传播,人们就会宁可相信坏消息,也不相信好消息 十七年,疫情再现,我们愿意相信钟南山

<
>

要闻

推荐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